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仙宮討論-第七十七章:神話閲讀

無量仙宮
小說推薦無量仙宮无量仙宫
地宫内烟尘漫天,阴雷滚滚。
未散尽的烟尘中,一条身影起伏来回纵跃不停。
这般疲于奔命显然是为了躲避那凭空降下的惊雷。
以人力抗衡神通,此举虽然惊人,但也绝不可能。
沈浪此时的双眼已经化作了赤红的血色,面对那神光里的神灵化身,原本任何人都不可能坚持得下去的。
世间达到目的有很多种办法,白星用的是智慧和学识以及独到的眼光,哑毛靠的是强胜的武技,沈浪没有那些,他的法就是他的魂,三魂归一,那鬼猫内丹所化的一缕残魂才让他迟迟撑到了现在还没有倒下去。
最原始的野性,最机敏的警觉性,猫之一类,往往是未扑先惊,直觉远超人类所及。
每每在那惊雷即将降下的千钧一发之际,沈浪总能提前感知到并及时避开。
即便如此,现实也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那样轻松,这几乎耗去他所有的体力和精力,此刻已不过是做强弩之末的挣扎而已。
想想不禁觉得可笑,进山时竟然还踌躇满志地说着大话,现在想来完全就是些鬼话连篇……还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连自己心底都没有半点把握……
其实从他决定到折返回来的那一刻,关于结果这件事就已经隐约清楚了,只是一直不肯承认,因为这口气一旦泄了,就真的不会再有任何希望。
这样的选择,并不是因为沈浪有多伟大,白星和哑毛前后都是因为他而牵扯到这件事情里来的,现在他们被困住了,被那些有影无形虚无缥缈的鬼东西困住了,如果还有生的机会,那么只能是留给他们,他自己没脸也不想独自苟活下去。
而且至关重要的一点,也只有他能拖住这里的局势,为白星他们留出更多的时间离开这里。因为不论白星的学识再丰,哑毛的身手再强,面对那神灵的化身时都还远远不够,可能连一分钟也撑不下去。
面对神通,以另外一种神通去抗衡,或许还有一丝渺茫的机会……
只希望自己现在还能够再多坚持一会儿,哪怕一分一秒也好……
尽可能再让白星和哑毛逃命的时间再充裕一些……
可千万别白费了他这般苦心和…和牺牲……
泥污混合汗水一同落下,沈浪看起来已经实在没有个人样了,因为他实在已经撑不下去了……
死亡寒冷的惧意就像冰水一样时刻冲刷在他全身,这种感觉非常难受也非常危险,但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他的眼皮也越来越重,双腿就像灌了铅水一样沉重,几次落地之后竟连再拔腿起来都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现在的状况何止是强弩之末,就连他的生命都好似已走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不行了……
真的不行了……
远处好似隐隐有团火光闪烁了一下,沈浪看在眼里,心里却不敢去多想,如果那是白星和哑毛再折返回来找他,那他的心情将会有多么的崩溃,多么的痛苦。
但……那若是黄泉路上引路的灯火呢?
一阵寒意顿时油然而生,他不止一次面对过死亡,但从没像现在这样怕过……
都说人之将死的时候大脑会让身体释放一种奇异的激素,虽然只是很少的量,但至少会让人走得舒服一些……
沈浪不禁对自己质问了一句:现在的感觉难道舒服吗?好像也没有,半点也没有……
身体、灵魂、精神和意志都已经到了频临崩溃的边缘,视线也开始慢慢变得模糊……他可能真的要倒下了,永远的饿倒下……
恍惚中,一条身影就像是一只黑色的大鸟飞腾在空中,迅速往这边奔来……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么?还是真的已经到了见索命无常的时候……
只见那身影速度极快,几个纵跃就已经来到了近前,他身后却乌央乌央跟着一大群被吸引而来的暗红色人形……
沈浪惨然一笑,看来真的是索命无常到了,后面还带着一帮远古遗留下的厉鬼准备一并收走,可他为什么不将那些本就不该徘徊于阳世的厉鬼先打下地狱呢?却要急着来勾走自己的魂,可笑…可笑……连这点公平都没有……接着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只觉得仿佛有人在叫自己,还在自己身上踢了两脚,再睁眼时就又看见了如同大鸟一样的黑衣人。
这人身法诡异,动作迅速更远超常人,将一众暗红色的人形统统堵在了身后,忽见他将手里一个瓷瓶嘴对着嘴猛灌了两口,猛一吸气,胸膛也跟着高高隆起,紧接着,一口辛辣浓厚的水雾便从他嘴里喷将出来!
再见他手指微弹,一点火星紧随飞溅而至,空气中混合了烈酒的气味,一团火光骤然腾空而起!
此举对付那些有影无形的家伙竟有奇效,熊熊烈火如同无情的刀锋一样横扫而过!那些原本有影无形摸不着也碰不到的远古灵魂竟一同被那烈火点燃,灼烧得嗷嗷直叫!魂体伴随着升腾的青烟吱吱往上冒,不一会儿便消散得无影无踪。
世上还真有办法能够对付那些家伙!
那喷溅而出的烈酒中一定混合了某种特殊的东西,否则也不可能奏效。
那人将手里的瓷瓶重重往地下一摔,顿时将其摔得粉碎。
借着火光,沈浪也看清了来人的面目,心头百般滋味一同涌出,脸上也扬起了一丝希望和喜悦,忍不住脱口唤道:“太爷爷……您…您怎么来了……”
那人双手叉腰对着升腾的烟雾哈哈笑道:“让你们这些家伙也尝尝人间烟火的滋味!看还敢不敢留在这里害人……”
这身型,这神态,此时在这地宫之中看来是那样的熟悉而又亲切,沈浪不禁满心欢喜又叫了一声:“太爷爷……”
老人缓缓转过头来,脸色严肃,神情豪迈,来的正是十全先生,这江湖中唯一的神话。
扶起沈浪,左捏捏又看看,禁不住也连连感叹:“好孩子…好孩子……老头子该死,让你遭罪了……”
遭不遭罪沈浪并不在意,人生在世哪里不是考验?哪里不是遭罪?路是自己选的,怨天尤人的念头他更是从来也没想过半点儿。
十全先生抚着他的头发,充满爱怜看着他的眼睛,不住道:“好孩子~好孩子~难为你们了……”
这不禁让沈浪又想起了自己的爷爷,曾经沈天行也是这样扶着他的额头,满眼尽是慈祥地看着自己。忍不住鼻子一酸,两颗眼泪不争气地掉落下来,强笑道:“没…没什么……”
祖孙两人重逢,本有道不完的话要叙说,但忽而之间,沈浪隐隐闻到一股焦臭的味道飘散而来,周身的毛发也隐隐感到酥麻竖立,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急忙一把拉起了老人,大声道:“太爷爷快跑!那阴雷又要落下了……”
话音未落,周围的空气中已经传来阵阵电流走动所带起的吱吱声响,半空里一道亮白的闪电划过地宫的穹顶,携着开山劈石的威力重重往他二人砸下!
沈浪脚下急走了两步,手里一松,只觉老人竟反过来扣住了自己的手腕,跟着脚下一空,他整个人竟被带得凌空而起!呼地一下!两人轻轻落在了不远处!
他们刚刚落地的刹那,那神通召来的阴雷已经直接砸了下来!
电光激起火花,夹杂着尘土飞溅四散!
地面的岩石已被烧得焦黑,散出一股浓烈焦臭的味道……
但这一下两人总算是避开了。
老人心头颇感诧异,拉过沈浪便质问道:“你能预知那阴雷落下的时机和方位?”
沈浪一愣,起先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点头道:“嗯,离近了能,远了就不行了,但也只能提前很短的时间才能感知得到…….”
十全先生看着他,眼里更加惊奇,但嘴里却只是“哦”了一声。
此间阴雷绝非等闲,那是法随身动的神通产物,本来是不可测、不可避、不可挡的神通!可这孩子却接连都躲开了,要知道十全先生为了今天这一刻早已准备了数十年,知道近些年才大致想到一些对付这阴雷的办法……
三魂归一果然了得,十全先生不由又看向沈浪,确实是难为他了,诸般奇遇在身自己却不自知,不然这孩子也绝对撑不到现在……
希行 小說
老人复又看向水潭中央那银白高大的神灵化身,心里暗自感慨问道:即便是三魂归一也还是敌不过你么?究竟还要怎样才行……
那些暗红色的远古灵魂本来危险至极,加之数量众多,让沈浪他们没少吃苦头,也是最令他们头疼的一件事。
可当那些家伙对上了十全先生之后竟然就像是鸡蛋碰到了石头一样…完全不堪一击!
但那阴阳书的化身却更难对付,他现在还不是神灵,只是开启那壶天胜境和仙宫的一把钥匙而已,但即便如此也让人感觉到绝望,完全一筹莫展。
偏偏沈浪能躲开那化身降下的落雷却又令老人唏嘘不已。
老人第一眼见到沈浪时就察觉到了他身上的异样,三魂归一,世所少有。
当看到沈浪竟同时亮出阴阳书和撼龙尺两件神兵时就更加的惊异。
当时没有点破,但心中已有了答案,此子才是天地造化集合于一身之人,这一代的机缘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
如果说有人能破除此间神通,恐怕就非沈浪这孩子莫属了……
但入了地宫之后,老人看到这些孩子狼狈的模样心里就开始一直打鼓,如果连这样的机缘也行不通的话,还有谁能够应付这里的?还需要怎样苛刻的条件才能做到?还要等多久?
他已经实在等不了啦……
十全先生是这江湖中神一样独一无二的存在,如果这事他也想不明白,恐怕也就没人能够再解开了……
趁着老人还在沉思时,沈浪试探着开口道:“太爷爷……我…我觉得……”
异瞳
老人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有话直说,用不着兜圈子。”
沈浪红着脸憨笑直言道:“太爷爷,其实我还能再阻挡一阵的……要不您先走吧……”说这话是其实自己的眼睛都疲倦得快睁不开了。
老人看着眼前这孩子,不大的年纪却早已被风霜磨砺得有些懂事得过分,莞尔一笑,柔声回答道:“孩子,我为什么要走?我就是为这事来的……一把老骨头,无论怎样其实都已经无所谓了……你不同,你还年轻,要走也是让你先走……”
沈浪连忙道:“不不,我不走!太爷爷您江湖地位那么高,学识又那么深,我的命哪能和您比,您快离开这里……”
老人眉头一皱,瞧出沈浪这话确实是出自真心,但他却不爱听……
将手掌重重拍在沈浪的肩上,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孩子!记住了,没有谁的命比谁精贵!所谓名利地位等等……统统都是这些凡尘俗世中最臭不可闻的东西,不值得你用这些东西来衡量贵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于大道,于生命而言就是个屁!这人间有很多很珍贵的东西,千万别丢了……”
面对老人对自己的教训,沈浪只能红着脸应了,心里也非常认同老人所说的每一个字。
还想开口,老人却已不再搭理沈浪。
匆匆掏出一件黝黑沉重的器物,将带来的绳索一端紧紧系在了上面。
那器物正是沈浪亲手交给哑毛的那件神兵!撼龙尺!
眼看东西在老人手上,沈浪不由得还是问道:“太爷爷,这撼龙尺……”相比神兵,他更像知道白星和哑毛此时的状况。
老人头也没抬,只顾着将绳扣牢牢绑紧,顺口答道:“我从你那不爱说话的兄弟手里拿来的,这里还不能缺了这件神兵,否则事情不成……”
“那他们…他们…是否已经安全的离开这地宫了?”
老人抬头一笑,眼神这才缓和下来,答道:“放心吧,我看着他们走了才赶过来的。”
沈浪脸上情不自禁笑开了花,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
老人又道:“孩子,你既然已经没什么好牵挂的了,可否愿意留下观阵?”
沈浪欣然点头答应道:“当然愿意!一切听凭太爷爷差遣!”
老人笑了笑,淡淡道:“你可比你按不爱说话的兄弟可爱得多……”
说罢长身站起,右手持着撼龙尺,长长的绳索盘做了一圈,神情在瞬息之间又是一变,只见老人傲然首立在烟尘之中,周身衣袂无风而动!威风凛凛的样子就像一个即将踏上沙场的大将军那样豪迈!
忽而振臂高呼,朗声而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激昂慷慨,将这一首《正气歌》演绎得振奋人心!
沈浪也感到胸中的热血已经在老人的感染下沸腾了起来!跃跃欲试!
语声骤停!老人已经展开了动作!
此老性情直爽刚烈,行事更是雷厉风行非常爽脆,说话间也已做好了准备。
手中长绳一抖,劲透末梢!
呼地一下,卷得那黝黑沉重的撼龙尺竟像活了一般昂首挺立而起!
二者相合,飞速在他身周兜了半圈!
转眼越过头顶,飞鸟投林一样急速往前扑了上去!
长绳的灵动,神兵的强悍,这一刚一柔配合得紧密无间!
带起了呼呼风声,简直势不可挡!
所到之处,那些残余的暗红色人形有的还躲在暗处探头探脑,片刻间就被长长的绳索犹如无常索命的铁链一样给牢牢圈住,一齐拉向中间,撼龙尺瞬息而至,一点黝黑沉重的寒光枪出如龙,顿也没顿便透体而过!
远古的灵魂,就像被摧枯拉朽一样轰然飘散,顷刻间化为了乌有!
这一下当真是神乎其技!当真是令人惊叹不已!看得沈浪都呆了!
现在只剩下那银白高大犹如神灵化身一般的家伙了……
老人双手一紧,长长的绳索倏忽来去又收回到身前,撼龙尺迟迟垂落伺机待命,当即脚踏七星,拿了个可攻可守的姿势,一步一步往地宫中间靠去……
老人身形矫健,步法身法看来竟有几分诡异,行进的方位并非笔直往前,或前或后,或左或右,感觉实在绕着圈子往前步步逼近。
显然这样的做法并非是为了炫技,沈浪看在眼里,这些路径和白星先前所使的武侯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变化的余地似乎更为宽阔一些,看似凌乱却又紧紧扣着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法门在其中,每一步踏出无论是章法还是时机都拿捏非常巧妙,这可比武侯世家的绝学又高了不止一筹,此乃失传已久的鬼谷奇门。
这就是十全先生苦思数十年后得出的结论,以人力智慧之极限来挑战神灵神通的对策,他没有沈浪那般三魂归一的奇遇,便只有靠这花费了数十年精力苦思勤练的笨办法来保护自己不倒在神通降下的滚滚阴雷之中。
靠得越近,头顶雷声响动就越厉害,突然之间,一道惊雷毫无征兆就直劈了下来!
而老人此时也刚好迈步往前一跃,落雷就在前后脚的功夫劈落在侧!看得沈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神灵的化身似乎也感到了危险正在逐渐逼近,落雷就像疯了一样接二连三不断往下砸来!每一次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但每一次都恰好落在空处!
老人的办法奏效了!沈浪高兴地几乎跳起来!
眼看二者之间的距离已经非常接近了,就在下一秒,老人也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收拢的绳索突然充满强劲的力道,一飞冲天!
撼龙尺随之激射而出,就好像一只穿云箭那样飞升而上!
那化身蓦地一惊,浑身光华发出一阵颤抖,也突然紧张起来!
岂料十全先生手中力道突然一紧,那绳索竟像活了一样在空中拐了个弯,末梢携带的撼龙尺猛然一顿,跟着转向俯冲下来,带着一股无比凌厉的劲风,从那化身的左肩“噗”的一下透体而入,接着又从那化身的肋部贯穿刺出!
这一下收发由心,力道刚猛,瞬间便将那高大的神灵化身打了个透心凉!
地宫中瞬间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这绝非世间的任何声音所能比的,直刺得人头皮发麻!
沈浪连做梦也没想过那化身真的会被击穿,更传来那样痛苦不断的哀嚎!
老人数十年磨一剑,入得地宫之后又步步为营,为的就是这一击得手!
这绝对是一次重创!比之先前沈浪和哑毛联手对那化身所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
沈浪口鼻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满脸的兴奋,忍不住还叫了声好!
人于绝望之中哪怕只是看到了一点光明,也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大好事!
那阴阳书的化身在惨叫声中仿佛也渐渐萎顿了下去,这一记伤害无疑是巨大的,但是虽然巨大,却还远远没到令那化身轰然覆灭的程度,事情也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凄厉的吼声震得头顶碎石纷纷坠落……
两次!两次被他视为蝼蚁的区区凡人所击伤!
这一击彻底激怒了他,神灵的化身瞬间狂暴到了极点!!!
只见他忽而站直,仰天长啸一声,右手则高高直点天际!!!
地宫之上几乎在一瞬间就已变得阴云密布……
数道刺眼的白光穿透了厚重的云层,法随心动,神通宛若惊鸿突起一样纷纷降下!
亮白的闪电在惊雷声中夹杂汹涌的怒火重重坠地!所到之处地面立马就被砸出硕大焦黑的坑洞!
这家伙想让这些凡人知道,有些东西他们惹不得,也惹不起……
怒吼连连,阴雷不断,一重接着一重轰然而下……
站在不远处的沈浪耳朵被震得发麻,双腿也已然被吓得发软,这是连他的三魂归一都躲不掉的神通,来自神灵化身的怒火!
然而老人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刻,一击得手之后并未冒进,反而身形连转,脚下踩着奇诡莫测的鬼谷奇门阵法远远退了开去,等到阴雷落下,他的人早已避了开去。
这阵落雷竟然持续了五分多钟,劈得地面上尽是一片焦臭不平。
十全先生硬生生凭借凡人的智慧和力量始终穿梭游走在其中,降下的神通始终未曾挨到他衣角半点。此刻衣袂飞舞站立在这片焦黑的土地上,却仍旧是一脸英风不改,半点傲气不退,冷眼看着那银白的化身,此刻他周围的神光似乎也暗淡了不少。
神通毕竟不是随便而来,大量的惊雷坠地也同时大量的损耗了魂力和精气,那化身此刻竟也感到筋疲力尽,一时无力再发动神通降下阴雷。
老人似乎早已在心中算定会有这一刻,站在飞灰之后稍微调整着呼吸,神情突然一变,眉宇之间肃杀之意更浓,此老无愧于这江湖中硕果仅存的唯一神话!
手中力道再次一紧,那崩拳劲力直透绳索末梢,撼龙尺身上闪耀着黝黑冰冷的精光又再次弹起!当即发动了新一轮攻势!
十全先生苦等这一刻也不知好久,此刻倾毕生功力飞身再次扑去,其势浩荡,仅他一人却好似胜过了千军万马的威势。
一条绳索,一件神兵,在他手中或长或短、或点或刺、或劈或砸,竟犹如十八般兵刃一样随心变换。
剑招、刀法、棍术、枪法……层出不穷!
沈浪呆立当场。
老人所激起的烈烈劲风已将他的身型完全包裹,他的速度快得犹如一道灰影,脚下踏着鬼谷奇门阵法,手中神兵犹如匹链也似往那化身身上尽数打去!
这气势,这武技,这智慧,这哪是人力所做到的地步?!
随着撼龙尺一次又一次重重击打而下,神光里的那家伙竟然在老人的手中不断发出哀嚎,完全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区区一介凡人,竟然正在鞭笞一个神灵的化身!这事传出去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石泉……就是这个江湖中唯一存在的真实神话!
江湖中素有他的传说,他在江湖中的地位更不会有人质疑,但真正见过十全先生动手的人可谓寥寥无几。
学过书法的人应该知道,所谓临帖千遍不如现场静观抒发名家挥毫泼墨一次的收获为大。
盖因字落纸上,只显其形,但藏在其后的种种诸如运笔、用墨、力道快慢等等技法精髓却是从纸面上看不到的。
老人招式变化之精妙绝伦尚在其次,更难得的是他的章法,是那种对力道变化运用的巧劲儿。
沾着敌人的瞬间,崩拳劲力就如同决堤的江海一样狂暴着咆哮着,瞬间透了进去!
论武技哑毛当然在沈浪之上,古爷爷却又在哑毛之上,但他们三个加起来的分量也不如十全老人的十分之一,这就是差别。
沈浪原本还有很多晦涩难明之处不解,此刻站在旁边观战越看越觉得滋味无穷,很多困扰他多年的地方也随之迎刃而解,忍不住更手舞足蹈自行比划起来,他这辈子从没像此刻这样深深被武技所吸引。
战况一直持续,过了约莫十多分钟,即便是十全先生亲自下场也实在已经到了人力所能为之的极限!
那化身已经变得悄无声息,身周的光华暗淡得几乎已经快要完全消失……
老人这惊天动地的一战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完全占据了上风,机关算尽,压着对方在打。
也期盼这一战能就此让这神通彻底覆灭。
空气中,那股不祥的死亡气息正渐渐消散,看来成功已经近在咫尺……
老人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手中一招一式也渐渐慢了下来……
可是那股隐隐飘散的焦臭气味却并未完全消失……
沈浪全身的毛发在不知不觉中又相继竖立了起来……
这一次的征兆更为明显,更为强烈,一场阴谋正在悄悄向他们靠近……
可是沈浪此刻却还沉浸在武道之中,浑然处于一种忘我的境地,他只记得自己正在观战,却忘了面对这样的对手他们本就不该有片刻的放松……
然而就是这一时的忘我和疏忽,又再一次让他们的处境陷入万劫不复!
老人的身形刚刚站定,撼龙尺收在手中将发未发之际,突然也隐隐察觉到了不妙,整个人,整个心脏犹如脱缰的野马一样狂跳不止!直觉在疯狂的提醒着他——要遭!
只觉头顶一片光亮,不由得抬头望去,老人的脸色瞬间也变得煞白!
他一心只专注在那化身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
现在才发现却已经太迟了……
整个地宫的穹顶上已经变得亮白一片,那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不断往上积累的地脉精气!那也是神通落下惊雷的根源所在!此刻大量聚集于此,想也知道那家伙想要干什么!
强烈的电流在岩石地脉中不断摩擦跳动!迸发出阵阵激烈的火花四散飞溅!
那化身将全部的能量都聚集到了头顶,引发地脉精气的激烈碰撞!
一场积蓄待发的真正的浩劫此时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
老人面容失色,拼尽了全力向沈浪喊道:“快!快退到墙边!卧倒!”
沈浪一怔,这才察觉到情况不对,嘴里却纳闷回了一句:“您说什么……”
可就在下一秒,此生见过的最大、最猛烈的雷电就轰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数千道惊雷同时从聚集的精气之中显化释放出来!
震得整个山体都在猛烈的晃动!
刺眼的强光照得整个地宫如同白昼!
漫天雷霆让人避无可避!
强大的力量让巨大的岩石都被震飞到了空中,然后又被劈成了无数碎块,不等完全落下,略小一些石块竟又在雷霆万钧的威势之下变成细碎的飞灰落下!
如同毁天灭地一般的力量!骤然出现在面前!任何人都无法幸免!
沈浪这才咯噔一下反应过来,身子着石壁重重摔倒……
这无疑是一场终极的浩劫!
炙热的电流打在他的身上,噼啪作响!
只觉心脏就像被牢牢抓住,一下!一下!一下……被用力的攥动!浑身的肌肉僵直挺立!神威落下,凡人完全没有半点回环的余地!
完了…完了……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依然还有缕缕青烟在到处飘散……
沈浪猛然一惊,从那恐怖的情境中再次醒来!
他勉强撑起身子,扶着黢黑的石壁缓缓站起,侥幸站在地宫的边缘,电流大多随着石壁被卸掉了许多,纵然如此沈浪的半条命基本也丢了……
伸手往脸上抹了一把,漆黑的飞灰混合了粘腻的不知是汗水还是血水,糊在手上擦也擦不掉。
抬眼望去,地宫之中又恢复了一片死寂,潭水中间那高大的化身依然矗立在那里,冷冷的,傲视着万物。
隐隐能看到一个人形倒伏在地上……
沈浪鼓起了勇气大着胆子缓缓靠近,这一次竟出奇的顺利,触手之下,一具早已被烧成焦炭也似的人形身上还往外冒着热气……心中一阵酸楚,眼角泪水不停打转,这恐怕就是自己的太爷爷了……
他…他只怕已经……
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俯身轻轻将老人托起,只感觉像没有分量一样轻飘。
然后又悄悄退回到了地宫的边缘,这才敢去查看老人的遗骸……
发生的这一切实在太可怕了……
老人早已被无数的雷电烧灼得没有了人样,泪水终于忍不住又簌簌掉落下来……
焦炭般的表皮下多处龟裂,里面冒着热气,随之流出的还有混合在一起的红黄颜色的血水,这样子实在让人难以再敢去看第二眼,老人的下场实在是太凄惨了……
沈浪心里不停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总要和他开这种玩笑!每次刚看到一点希望,但接下来又马上被迎头浇下的一盆冷水让整颗心都伤透……
百般酸楚从心底涌起,万种情绪同时涌上心头,沈浪觉得一阵眩晕,悲愤的情绪无从名状,更不知从何说起,向谁说起!
他几乎已经站在被逼疯的边缘,脸上挂满了泪水,神情却如同野兽一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现在的模样,是卑微也好,是可笑也罢,已经通通都不重要了!
哪怕这番举动再次惊醒那神灵的化身又如何?剩下还有什么大不了?!
怒火和悲伤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一时糊涂沉沦了下去……
他只知道,如果现在不敢笑不出声来,他可能真的会疯掉……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一只有气无力焦炭也似的手臂突然搭在了沈浪肩上,他一惊之下也瞬间从失控的情绪中挣脱出来,急忙低头看去,十全先生竟然还没死……
泪水更是奔涌而下,不停唤道:“太爷爷…太爷爷……”
老人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撕裂的皮肉下很快又有新的血水流出,钻心的痛楚更让他不停颤抖,连眼睛都找不到在哪里……
只听老人极其微弱地唤道:“孩…孩子……别难过……世人…世人固有一死……怎么个死法并不重要……”
老人强撑到现在还没有咽气,实在也是因为心里放不下沈浪,但他这样的伤势……眼看也是不会再活了……
沈浪的泪水填满了眼眶,扶着老人的身子坐下来,连连点着头道:“我知道…我知道的……太爷爷~太爷爷你别再说了……”
透过焦炭一样的面目之下,老人似乎微微笑了一下,颤巍巍抬起了手,沾粘的手指松脱,撼龙尺带着掌中撕下的血肉一齐掉落道地上。
这是老人将死也还要牢牢抓住不肯放手的东西,如果这世上真的还有一线希望,便也只能落在沈浪和这撼龙尺身上了。
沈浪拿起沾满血污的撼龙尺,眼泪哗哗更是流个不停,哽咽道:“现在要这神兵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用……”他这是自己在跟自己赌气较真。
老人挣扎着张开双唇,断续道:“不,不……有用,有用的……只要你还活着,就还有希望去打败他……这里我曾来过一次,比任何人都更知道这里的秘密……孩子,你记住…记住……现在还不到最后关头……一定要将那通道关闭,让世间的凡人断了本就不该有的妄想……”
沈浪手握撼龙尺,实在是狠不下心来,只能点头应道:“我知道…我知道了……”
老人用尽生命中最后一丝力气不忘嘱咐道:“你记住我这番话……还有机会的……在天门打开的时候,释放这里面的东西……然后…然后……”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已经细如蚊声……
不等最后这一句话说完,老人已然耗尽了所有,就此撒手人寰……
这一幕够凄凉的,让人久久缓不过神来……
老人的谢幕,是一个时代的谢幕,也是一个江湖的谢幕……
沈浪抹去脸上的泪水,将老人只剩下焦炭一小段的身子放到了墙边,然后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起身来。
他经历得已经够多了,如果你不愿倒下,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将你击倒,即便是神灵也不行!
将悲伤和感叹暂时放下……
沈浪挺直了身子,不管结果是赢是输,他只求这最后一战!
真正的壶天胜境还未展开,仙宫也并未来到现实。
他还有一次机会,一次彻底摧毁这些所有的机会!
眼里已经没有了眼泪,这些日子以来接连发生的事情已让他看透了很多东西。
所谓喜悦、悲伤、痛苦……如果要继续战下去,这些都要统统都放下……否则就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他在等,等那一刻的到来,也在等这一切的结束……
沈浪抚摸着撼龙尺黝黑坚硬的尺身,嘴角微微一笑,喃喃自语道:“老伙计,最后还是你陪着我……”
苍凉之感顿生,胸中的烈火已熊熊燃烧了起来。
撼龙尺也在发出嗡嗡的锋鸣,仿佛在回应着沈浪这番渐浓的战意。
兴许是一次动用了太多的魂力和地脉汇聚的精气,地宫中迟迟没有动静,那阴阳书的化身也迟迟没有任何动作!
沈浪浑身疲惫且又渴又饿,但他此刻一点都不着急,突然开口唱响起来: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从来都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
嘹亮的歌声越来越发显得雄壮,胸中的正气激荡着肆意生长,他要与神灵一战,他现在还要不断高歌……
干脆用撼龙尺敲击着岩石,一下一下打着节拍,扯着嘶哑的嗓子,睁大了血红的双眼,将充满力量的歌声一遍一遍唱下去…唱下去……
一人三魂,一神兵,一歌一曲到天明!
哈哈哈哈……
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他的神情看上去几近疯狂,但也已经什么都不怕了…..
他的思绪沉静得如同无尽深海,但脑子却十分清醒的等待着那一刻风起云涌的到来……